全国服务热线:400-001-1541    Email:627993170@qq.com
加入收藏
设为主页 |

北京甘霖上善健康咨询有限公司

首 页| 关于我们| 产品中心| 体质自测| 联系我们

首 页  >>  新闻资讯  >>  详细内容

鸿茅 | 是药酒还是毒酒?听听中医从业人员怎么说(二)
作者或来源:甘霖上善 发布时间:2018-04-24
文章提要:网上现在流传证明鸿茅药酒是“毒药”的证据大多是从西医或者非专业的角度阐述的,那么让我们听听中医从业人员怎么说?

导读:

鸿茅药酒”事件持续发酵,该事件的舆论导向逐渐从揭示其违规广告转向质疑鸿茅药酒的安全性。网络平台上开始出现大量证明鸿茅药酒就是毒药的信息,以此去论证谭秦东所写文章内容的正确性。那么让我们听听中医从业人员怎么说?

事件回顾

2017年12月19日,广州医生谭秦东在美篇APP的个人主页上发表题为《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文章主要包含三部分:第一部分是科普中老年人心血管系统的变化,第二部分讲述鸿茅药酒存在夸大疗效的事实,最后以一句“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礼物”作结。整篇文章从心肌的变化、血管老化、动脉粥样硬化等方面,说明了鸿茅药酒对老年人会造成伤害。

2018年1月,这位医生被生产该药酒的公司所在地内蒙古凉城县警方以“损害商品声誉罪”跨省追捕。

一篇《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的文章(注:原文将“鸿茅药酒”写作了“鸿毛药酒让一位广州医生突然变成阶下囚的事,开始在网络上不胫而走,澎湃新闻、环球时报等官微的转发,医学圈的热烈讨论,再加上微博大V们的发声,让这件事妥妥地登上了热门话题榜,关注度不亚于同一时段的美国空袭叙利亚。

而事件的发展最开始只是揪出了鸿茅药酒违规广告的问题。《健康时报》有关报道:据不完全统计,鸿茅药酒的广告曾经被江苏、辽宁、山西、湖北等 25 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次数多达 2630 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

随后事件的发展逐渐转向质疑鸿茅药酒的安全性及道德性,论点有如下几点:

第一是鸿茅药酒里何首乌、附子、槟榔、半夏、天南星、苦杏仁都是医学界认定有毒性的;

第二是槟榔和酒精是世界卫生组织认定的一类致癌物质;

第三是配方里同时存在的半夏和附子,违反了中药理论里的“十八反”的禁忌;

第四是配方里含有野生动物豹骨的成分;

第五是鸿茅药酒没有做过临床实验和毒性实验。

以此来证明鸿茅药酒就是毒药的结论,去烘托谭秦东所写文章内容的正确性。

既然鸿茅药酒是药,肯定不可能适合所有人,孕妇、儿童、肝胆疾病、高血压、糖尿病等人群都属于不适合人群。然而,从该药酒广告来看,回避禁忌,暗示可包治百病,这其实是不负责任的夸大宣传。鸿茅药酒这种过度营销、包治百病的宣传及广告违规问题网上已经有大量的讨论和列举,这里就不做赘述了。

但据此就质疑鸿茅药酒的安全性及道德性,为搏眼球把鸿茅药酒说成是“毒药”,乱加评论误导广大民众的行为,就是对的吗?!

近年来,网络上大有贬中医的趋势,其中不乏大V。在他们看来,中医是经验科学,是伪科学。就连屠呦呦称在东晋葛洪《肘后备急方》中受到启发,都有人跳出来指责屠呦呦篡改文献数据,并讥讽“屠呦呦发现的青蒿素不是中药”。不仅如此,更有人对传统名药“安宫牛黄丸”、“六味地黄丸”、“板蓝根”提出质疑,认为这些药对人体均有副作用,并提出“珍爱生命,远离中药”的论断。

我们不应迷信那些所谓的“老中医”、“中医世家”、“专家”、“秘方偏方”,但也要反对非黑即白的观点,市场上打着中医旗号招摇撞骗的不少,但绝不能因此而否认传统医学的精华所在。

就拿鸿茅药酒来说:

第一关于鸿茅药酒配方里何首乌、附子、槟榔、半夏、天南星、苦杏仁都是医学界认定有毒性的问题。

何首乌被明确有肝毒性,国家食品药监总局明确提示有引起肝损伤的风险。但这早不是什么新鲜的论述,中国最早的医学专著两千多年以前的神农本草经》中,古人就已经做出了药物的毒性分类。该书记载药物达三百六十五种,按药物功效的不同分为上、中、下三品上品一百二十种,功专滋补强壮,延年益寿,无毒毒性很弱,可以久服中品一百二十种,功专治病补虚,或兼而有之,有毒无毒,当斟酌使用下品一百二十五种,大黄、乌头、甘遂、巴豆功专祛寒热,破积聚,治病攻邪,多具毒性,不可久服

而对于中药的毒性,一般有两种应用方法,一种是直接利用中药的毒性治疗疾病,比如近代名医施今墨用一两剧毒砒霜(今31.25 g)给病人打掉寄生虫的案例;一种是用配伍和炮制减低毒性。比如鸿茅药酒配方中含有的何首乌()、附子()、半夏()、天南星()以及苦杏仁(去皮、尖),大家注意看药物后面括号里的“”字,这些药物都是经过炮制,已减小其毒性;而且方中67味中药相配,不管是从剂量还是从药物减毒增效的配伍关系的角度去考虑,都是安全的,否则这款药酒也不会从清代乾隆年间一直传承到今天。

第二关于槟榔和酒精是世界卫生组织认定的一类致癌物质的问题。

这个纯粹更是为了夺取眼球的说法了。说槟榔有毒,台湾人、海南人、湖南人天天吃槟榔,没看到致癌率高出其他区域。说酒精是一类致癌物质的朋友,所有65度以上的汤和白开水都有增加食道癌的风险,香肠培根都是一类致癌物质,大家是否也要抵制食用?过犹不及的道理,相信大家都懂。作为食品的食盐,正常用量不会造成毒性,如果吃得太多会不会造成毒副反应呢?鸿茅厂家那样过度宣传都只是让客户每天喝两口,谭医生一上来就一天一瓶!

一切抛开剂量去强调毒性就是在耍流氓!

第三关于配方里同时存在的半夏和附子,违反了中药理论里的“十八反”禁忌的问题。

这个只能吓唬不懂中医的外行。《神农本草经》中“十八反”中确实明言半夏反乌头,但从来就没有半夏反附子的明确提法!

之所以会出现这一论调,是源于乌头与附子是同体所生,乌头是主根,附子是侧根。故很多现代中医学者认为附子与半夏也当是相反药。《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也是据此在川乌、制川乌、草乌、制草乌与附子条下指出:附子不宜与半夏同用。

其实中医中药是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宝贵财富,他的内涵博大精深,现代的中医再发展,也没有出来一个华佗、扁鹊、李时珍那样的医学大家,也就是说现在的中医和古代的中医不是一回事!

大家知道莲子莲子心也是同体所生,只不过莲子心是莲子中央的青绿色胚芽,而这二种药物的药理作用却相差甚远。莲子性味甘平、具有补脾止泻、益肾固精,养心安神等功效。现代药理研究证实,莲子有镇静、强心、抗衰老等多种作用。而莲子心味苦、性寒,有清心、去热、止血、涩精功效,可以治疗心火亢盛所致失眠烦躁、吐血遗精等症。现代药理研究证实,莲子心可用于治疗高血压、心悸和失眠。

实际上,附子并不等同于乌头,二者虽然关系密切但却是两味药,药性与毒性皆有一定的区别,附子是乌头块根上所附生的子根,功能为回阳救逆,补火助阳,逐里寒之力胜;乌头是乌头的主根(母根),分为川乌和草乌两种,川乌系栽培品,草乌为野生品,二者功效相似,皆有祛风除湿、温经止痛之功,乌头祛风通痹之力较附子为胜,但补火祛寒之力不及附子,故古有“附子逐寒,乌头祛风”之说。

相反,在古代医书中有很多附子与半夏相伍同用的记载。医圣张仲景,《金匮要略·腹满寒疝宿食病脉证并治》中寒饮逆满证条文曰:“腹中寒气,雷鸣切痛,胸胁逆满,呕吐,附子粳米汤主之”,此为中焦虚寒挟饮所致之腹满腹痛,故以附子粳米汤温中散寒,化饮降逆,这个附子粳米汤的药物组成为:炮附子、半夏、甘草、大枣、粳米。方中附子补阳益火,祛寒止痛,阳旺则阴寒湿浊之邪自除,半夏燥湿化浊,降逆和胃,与附子相配可助附子祛除阴寒湿浊之邪。二者相伍既温中散寒,又化浊燥湿、降逆和胃,治疗元阳不足,寒邪内阻,阴寒湿浊上犯之证相得益彰,如此用法,并未认为附子与半夏相反

自古至今,历代医家据证制方时以附子与半夏相配的医家还有不少,如唐代孙思邈千金要方》中治疗饮酒后及伤寒饮冷水过多所致五饮的“大五饮丸”,方中附子助阳,半夏涤痰。宋代《太平惠民和剂局方》中治疗脾肾久虚,荣卫不足,形体羸瘦,短气嗜卧,咳嗽喘促,吐呕痰沫的“十四味建中汤”,方中附子引火归元,半夏和胃健脾化痰。宋代朱肱类证活人书》中治疗阴毒伤寒,唇青面黑,身背强,四肢冷,妇人血室痼冷沉寒的“附子散”,附子温阳祛寒,半夏化痰散结。现代中医临床家李可也是最善于以附子配伍半夏治疗疑难重症的,《李可老中医急危重症疑难病经验专辑》中常以破格救心汤小青龙汤合方治疗肺心病心衰、呼吸衰竭等急危重症,其中还多是以生半夏大剂量附子同用,回阳涤痰,力大效彰。

这说明古代权威的药学著作以及历代医家并没有将附子与半夏配伍作为相反之药看待。

第四关于配方里含有野生动物豹骨的成分的问题。

对于年产量三千万瓶的鸿茅药酒,豹骨是否只是噱头,确实不得而知,因为国家确实发布法律法规保护珍惜野生动物,比如1993年,国务院发布关于禁止犀牛角和虎骨贸易的通知。201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第二十七条]规定:禁止出售、购买、利用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

但国内并未禁止把豹骨作为虎骨的替代品入药,每年豹骨和穿山甲一样,都从非洲进行进口。

第五关于鸿茅药酒没有做过临床实验和毒性实验的问题。

2017 年 10 月的时候,国家食药监局曾公布了一份名为《中药经典名方复方制剂简化注册审批管理规定》的征求意见稿,提出了“来源于古代经典名方的中药复方制剂”在申请批准文号时,无需提供临床试验数据。

作为从清代乾隆年间一直传承到今天的国家中药保护品种鸿茅药酒,是可以不需对外公布实验结果和数据的,但作为准字号甲类OTC药酒,厂家必须把相关实验结果和数据提交给内蒙古自治区食药监局和国家食药监总局。

那么鸿茅药酒到底安全不安全,其实临床实践是最有说服力的。

国家药监局通报称,2004年至2017年底,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系统中,共检索到鸿茅药酒不良反应报告137例,不良反应主要表现为头晕、瘙痒、皮疹、呕吐、腹痛等。这对于年产量三千万瓶历时13年才137例不良反应的鸿茅药酒来说,每年平均下来,数量很少,这从侧面也证明了鸿茅药酒的安全性。

一边是宝贵的中药遗产在国内日渐式微,另一边却是日本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将汉方医学得以发扬光大,不仅在日本中药店遍及全国,走在东京街头,更是常常能见到针灸和推拿诊所。

中药数千年的历史,随处可见药酒的浸渍。药酒既是药,又是酒,但其养生、药用价值却在白酒之上。这一传统而独特的酒种,将中华五千年来的酿造文化与传统中医学融合运用得淋漓尽致。

提到药酒,不得不提到“鬯”,它的甲骨文字形好似盛酒杯,其中的小点,表示酒糟。殷商时期的“鬯”,以黑黍为酿酒原料,加入一味中草药郁金香草酿成。甲骨文的纪录(见下图),将中国有文字记载最早的药酒保存了下来。

不仅如此,中国传统崇尚的“天人合一”,更讲究顺应四季变化的养生保健。“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根据四季更迭,饮用不同的时令酒,如正月饮屠苏酒,四月饮桑葚酒、端午饮菖蒲、重阳雄黄酒,皆是古人千百年来的养生智慧。

黄帝内经》有“汤液醪醴论篇”,专门讨论用药之道。其中“醪醴”指的就是药酒。显然在战国时代对药酒的医疗作用已有了较为深入的了解。时至唐代,药王孙思邈的《备急千金要方》则较全面地论述了药酒的制法、服法,“凡合酒,皆薄切药,以绢袋盛药内酒中,密封头,春夏四五日,秋冬七八日,皆以味足为度,去渣服酒,……大诸冬宜服酒、至立春宜停。

如果说古人浸泡药酒主要求其药效,到了清代,贵族阶级则出现不少以养生为目的的清宫秘方药酒,这其中便有我们熟知的龟龄集酒、虎骨酒。这些酒选料非常考究,炮制过程非常考究严格,如龟龄集酒中的“地黄”光蒸便要经过严格的九道工序。

中国酒文化之魅力,不仅在于其地域特色,更在于传统文化的传承。

老药酒

自民国开始至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药酒不下千种,它们是中国中医文化与酒文化传承的最好见证。

(八十年代 老药酒)

传统传承的药酒展示:

1. 同仁堂虎骨酒

虎骨酒,产于1994年以前( 1994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发文件,规定截止1994年12月31日,虎?

北京甘霖上善健康咨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