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服务热线:400-001-1541    Email:627993170@qq.com
加入收藏
设为主页 |

北京甘霖上善健康咨询有限公司

首 页| 关于我们| 产品中心| 体质自测| 联系我们

首 页  >>  新闻资讯  >>  详细内容

鸿茅 | 是药酒还是毒酒?听听中医从业人员怎么说(一)
作者或来源:甘霖上善 发布时间:2018-04-23
文章提要:网上现在流传证明鸿茅药酒是“毒药”的证据大多是从西医或者非专业的角度阐述的,那么让我们听听中医从业人员怎么说?

导读:

最近的“鸿茅药酒”事件因为谭医生的重获自由算是得到了一个圆满结局。鸿茅药酒是不是鸿茅毒酒?或者说,鸿茅有毒是不是因为里面含有“槟榔、白酒”这样的有毒物呢?

网上现在流传证明鸿茅药酒是“毒药”的证据大多是从西医或者非专业的角度阐述的,那么让我们听听中医从业人员怎么说?

中药有毒吗?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大多数人存在一个误解,觉得中药就意味着纯天然、无毒副作用,认为吃中药安全,“治不好起码也治不坏。”所以不少病人都习惯选择服用中药, “中药治本,没有副作用;西药见效快,但副作用太大”已经成为了大多数人的共识,甚至连中医从业者都羞答答的不愿正面回答乃至干脆回避中药毒性的问题,难道中药真的没有副作用?

其实,在西汉之前,一切药物都是以“毒药”作为名称。 《素问·脏气法时论》中说: “毒药攻邪,五谷为养,五果为助……”对此,日本著名汉医学家丹波元坚药治通义》指出: “毒药”二字,古多连称,见《素问》及《周官》,即总括药饵之词。可见当时之人就已经发现了药物所存在的毒副作用,但因其无法清楚地了解药物的治疗作用和毒副作用,因此将药物统称为“毒药”。

东汉时代, 《本经》提出了“有毒、无毒”的区分,并指出, “若用毒药疗病,先起如黍粟,病去即止,不去倍之,不去十之,取去为度。”《素问》也说: “大毒治病,十去其六;常毒治病,十去其七;小毒治病,十去其八;无毒治病,十去其九。” 《内经》七篇大论中,亦有大毒、常毒、小毒等论述。可见,当时人们对药物的认识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可以很好地把握住药物的治疗效果和毒副作用间的平衡。

此后,人们对药物的毒副作用认识得更为清楚。金代大医学家张子和曾说: “凡药皆有毒也,非只大毒、小毒谓之 明代大医学家,温补学派的代表人物张景岳也说: “药以治病,因为能,所谓毒药,是以气味之有偏也。盖气味之正者,谷食之属是也,所以养人之正气。气味之偏者,药饵之.属是也,所以去人之邪气。其为故也,正以人之为病,病在阴阳偏胜……是凡可避邪安正者,均可称为毒药,故曰毒药攻邪也。

早在中国最早的医学专著《神农本草经》中,古人就已经做出了药物的毒性分类。该书记载药物达三百六十五种,按药物功效的不同分为上、中、下三品上品一百二十种,功专滋补强壮,延年益寿,无毒毒性很弱,可以久服中品一百二十种,功专治病补虚,或兼而有之,有毒无毒,当斟酌使用下品一百二十五种,功专祛寒热,破积聚,治病攻邪,多具毒性,不可久服。 由此可见,在中药的传统观念中,人们是以偏性的强弱来解释有毒无毒以及毒性大小的。毒性作为药物性能之一,是一种偏性,以偏纠偏也就是药物治病的基本原理。因此中药的毒性,其实也就是它得以治疗疾病的原因所在只要能够把握住药性的强弱,就能够让它有效地治疗疾病,但又不会影响到人体的正常机能。

说的通俗一些,我们就是用不可久服的125种下品“毒药”的“毒性”来治怪病重病的!

大家都知道砒霜是剧毒之物,砒霜就是三氧化二砷,化学分子式As2O3,经现代西医权威机构测定,砒霜的中毒剂量为0.005-0.05g,致死剂量为0.1-0.2g。大家知道古代1斤(500 g)是16两,这也是古代“半斤八两”成语的来历,古代的1两=现代的31.25g;古代的1两=古代的10钱,古代的1钱=现代的3.125 g。用古代1钱(约3g)剂量的砒霜足以毒死一头壮牛了!

在古代文学作品中也有很多这样狗血的桥段,比如王婆唆使潘金莲用砒霜毒死武大郎的桥段大家就耳熟能详。

那么下面说说两个30g以上剂量砒霜治病的案例。

案例一:

在民国初期,上海有位医术十分了得的郎中,叫张骧云,由于他看不惯官府欺压百姓的行为,所以经常对官府不理不睬,装作听不见。久而久之。人们给它起了一个外号叫做张聋膨,他医术高超,专治各种疑难杂症,远近闻名,曾用砒霜给人当药引

有一次,张聋膨的店里来了一个患者,患者的肚子鼓得很大,但是身体却瘦得跟柴一样。每天吃两斤米,都还吃不饱,一天到晚总觉得饿,但人却越来越瘦了,手脚也没有力,坐都坐不稳。张聋膨替他把完脉后,按了一下他的肚皮,思考了一下给他开了一张药方,并叮嘱病人一天之内不能进食,然后再按照药方吃药,三天之内保证药到病除。

患者十分高兴,回家打开药方一看,上面只开了一味药——砒霜,看见砒霜这两个字,病者吓得汗直冒,心里想到这砒霜不是毒药吗,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让我吃四两砒霜(今125 g)这不是让我死吗?后来仔细想了一下又觉得张聋膨应该不会乱开药方,所以下定决心配了二两砒霜(今62.5 g),吃完后感觉腹痛如绞。上完厕所后竟然发现大便里面有许多白色的长虫,其中有一条竟有七寸长。但上完厕所后顿时感觉肚子轻松了很多,肚皮也瘦了下去,感觉身上也有力气了,食量也正常了。

于是过了一些日子,他又来到了药店报喜,张聋膨问了他的情况后对他说:“我给你的药方,你没有全部执行,所以现在你已经没救了病人说,“那我回去再继续买二两砒霜吃了不就行了吗?张聋膨说道 :“晚了晚了,你体内的虫子太多,刚开始只吃了二两砒霜没把虫子全部杀死,现在吃已经没用了。因为剩下的虫子已经长记性了,不再会吃你服下的砒霜,那么你服下去的话就会被你自己吸收中毒死亡”,说完后张聋膨摇了摇头。

后来患者回去以后,左想右想,左右都是死还不如吃二两先试一下,结果吃完后,没过多久就被毒死了!

案例二:

施今墨,中国近代中医临床家、教育家、改革家,与孔伯华萧龙友汪逢春并称“北京四大名医”。他是著名民谣歌手高晓松的外舅公。

高晓松的一期节目中,他曾讲述一位他外舅公施今墨砒霜治怪病的故事。

一天,施今墨的外甥孙女张克群(高晓松的母亲)从大庆带回来一个得了怪病的女人。施今墨给病人把完脉说:“我行医60年,第二次把到这个脉,这是一种极怪的虫子……”该如何把虫子打下来呢?施今墨开了一方药:一两剧毒砒霜(今31.25 g)。他疯了吗?结果——这个病人服用之后竟打出来一盆极顽固的虫子,便痊愈了。


鸿茅药酒事件:夸大中药的毒性与夸大疗效同样不可取

文章来源:人民网

文章作者:王世保。作者1998年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毕业后一直致力于中国古典文化的复兴和西方文化的批判,至今已完成《道家新书》等著作。

文章发表时间:2018-04-1821:25:14

正文:

广州西医师谭秦东于2017年12月19日在“美篇”的个人主页上发布文章《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认定鸿茅药酒是会损害广大老年人健康的“毒药”,被内蒙古警方以涉嫌损害商品声誉罪逮捕。

谭秦东被捕的消息在网络媒体上公开以后,随即引爆社会舆论,不少网民和媒体开始发文为谭秦东进行喊冤辩护,尤其是像方舟子这样的反中医者更是利用该事件一如既往地谣传中药的毒性将该事件由违规宣传向否定中药的舆论上引导

鸿茅药酒生产厂家违规宣传,自有相关的行政管理部门去惩处,那么鸿茅药酒到底是不是像西医师谭秦东在其文章中声称的那样“只要每天一瓶,离天堂更近一点”的毒药?这个问题则需要从中医专业的角度去分析,以防止那些反中医者趁机混淆是非、诋毁中药。

鸿茅药酒是损害老年人健康的“毒药”吗?

从“鸿茅药酒事件”整个发生的过程来看,该事件的舆论导向逐渐从揭示其违规广告转向质疑鸿茅药酒的安全性。由于谭秦东被逮捕,为了避免其被追究刑事责任,网络平台上开始出现大量证明鸿茅药酒就是毒药的信息,以此去论证谭秦东所写文章内容的正确性。

但是这些证明鸿茅药酒是“毒药”的证据大多是从西医或者非专业的角度曲解的,也是站不住脚的。比如有的认为这个药酒配方里含有毒性药材,有的则认为配方中含有中药十八反用药禁忌,更甚的就是采用以往诋毁中药的惯用伎俩,指出某种中药材含有致癌成分,夸大该药酒的毒性

药酒是中医治疗疾病的重要剂型,尤其是针对风湿类疾病,治疗药物借着酒的辛散之性,能够增强祛风除湿、通络止痛的作用。《素问·血气形志篇》就有“经络不通,病生于不仁,治之以按摩醪药”的论述,表明治疗风寒湿痹宜用酒剂鸿茅药酒的适用人群主要是针对具有风寒湿痹疼痛的老人,完全符合中医理论。尤其是广大农村老人,由于常年劳作,在外经常感受风寒湿痹,进入老年之后就容易出现腰部和四肢疼痛,如果用鸿茅药酒这类治疗风湿类疾病的药酒调理,既能满足每天饮酒的嗜好,又能改善自己的健康。

所以谭秦东从西医的角度去表明老年人不适合饮酒显然是错误的,至于那些患有高血压、高血糖疾病的老人能不能饮用鸿茅药酒,该产品已经在其说明书中的【注意事项】第5条中表明“有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等慢性病严重者应在医师指导下服用”。

鸿茅药酒的药方有67味中药材,从传统的汤剂角度来看,这样的配方是不合适的,但是从药酒制剂的角度看,虽然该产品药味众多,但都是围绕着祛风除湿、补气通络、舒筋活血、健脾温肾四种功能组方用药,合乎中医理论

至于配方中含有的何首乌()、附子()、半夏()、天南星()以及苦杏仁(去皮、尖)都经过炮制,已减小其毒性;而且方中67味中药相配,不管是从剂量还是从药物减毒增效的配伍关系的角度去考虑,都是安全的。

方舟子在这件事情发生后,又在其微信公众号发了一篇《“鸿茅药酒”就是毒药》的文章,他是故伎重演,继续拿附子含乌头碱、桃仁和苦杏仁中的苦杏仁苷能够在消化道里产生氢氰酸以及何首乌、款冬花、槟榔等含有的单体化合物可致癌说事,利用化药的毒性来谣传中药的毒性,以此恐吓那些不明真相的公众。

事实上,反中医人士从西医机械还原论的角度肆意夸大中药毒性的言论,早已被中医临床实践证明是虚假宣传

鸿茅药酒的不良反应是怎么产生的?

鸿茅药酒到底安全不安全,其实临床实践是最有说服力的。

2004年至2017年底

北京甘霖上善健康咨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